江柒

江柒到今天都没写文

大雨将至

私设:不愿轮回,就要等待阴间100年的光阴(阴间100年相当于人间10年,不想让曦瑶分别太久)
注意:一开始是瑶妹回忆,然后瑶妹死了,就如尘般消失了_(:_」∠)_
大雨将至,满地潮湿,记忆眼看在流逝。
金光瑶在雨中撑着一把鹅黄色的竹伞,身着金星雪浪袍,脸上蒙着一层薄纱却仍是遮不住眉间一点红砂,微风轻拂过他身旁的牡丹,人不语,花正艳。
旁边那人正痴痴地望着他的一行一动,待看够了才站起身,不顾银丝般细密的雨丝,走到他的伞下,未失一点温和,抱怨道:“二哥,你怎如此傻?为何立在雨中?”
蓝曦臣未应,只是微微笑着。
日暮了,雨停了,残霞映照在金光瑶的脸庞,满田的牡丹花瓣随风吹起,他慢慢如尘般消失在花雨中,头上的乌纱帽被这花雨吹落在最后一盆黄牡丹旁,那一株黄牡丹听见了他的最后一句话“二哥,你是否还回忆的起呢?”
金光瑶再次睁开双眼已是端着孟婆汤站在奈何桥边……
(刀太不适合我,我要转画风了,私设登场)
金光瑶将孟婆汤倒入奈何桥下的黄泉,在阴间游荡,阴间的100年是煎熬的,平常人都不会如此去等待,也有人半途而废,如此下来唯有一两个人熬了下来,他是如何熬过来的他自己也记不清了。
金光瑶在阴间找了一处住所住下,他是鬼魂啊不必吃不必喝,但意识还是存在的,他每天在整洁的墙上刻上一个涣,以至于临走的时候再看一眼墙上都已因刻满了字变得坑坑洼洼,他被推入了重回镜。
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棺材内部花纹,即使是棺材也困不住金光瑶的求生欲望,这棺材也是木做的,他坚持不懈仍然还是被推开了,金光瑶惊讶的不是自己的力气,而是重生后看到第一个人就是他最思念的人,那人正在吹着白玉萧,止不住凉意,无意间眼角泪已落。
金光瑶声音很轻,听完他吹得《思》,举起双手擦完他眼角的泪珠,抱着他。
“二哥,阿瑶回来了。”
他把金光瑶抱得更紧了。
“回来便好。回来便好。二哥至始至终都相信阿瑶的。”
“二哥我知道的。”
后来瑶妹就问蓝大哥哥为什么在这吹《思》,蓝大哥哥以招牌微笑说每天都会在这给瑶妹吹笛弹琴,瑶妹脸红中ing
再后来,自是蓝宗主和瑶妹私奔了,但打喷嚏的次数也多了,羡羡说哼,蓝大哥私奔了把家事都丢给蓝二哥哥了,WiFi还会让你好受吗,想得美,美好结局,撒花。
小学生文笔∠(:∠__∠∠)
@甲鱼一米八🐈 谢谢爸爸替我该文